幾個月過去了,48歲的莊振清依然沒有醒過來。
  他的證件照還掛在海豐縣森林公安分局入門處“局長”一欄。同事們經過時,總會習慣性抬頭看上一眼,念叨著:“希望莊局能挺過來”、“如果他醒了,一定要狠狠說他不許這麼拼命了”……
  今年3月31日凌晨,莊振清因突發腦乾出血被送進重症監護室。在這個每年最忙碌的清明“防火期”,莊振清已經在防火一線連軸工作了近半個月,翻山嶺、入深林,連破兩宗山火大案,每天都是凌晨2時才踏進家門。而在過去26年裡,莊振清的同事們早就習慣了他“拼命三郎”的作風。
  ●南方日報記者 趙琦玉 洪繼宇 實習生 陳芳穎 發自海豐、廣州
  “拼命三郎”
  連年缺席家族祭祖
  “這麼多年,每年家族的清明祭祖,他都是缺席的。”五弟莊振魯一說起四哥莊振清,就使勁按自己的鼻梁,怕哭出來。
  莊振清去哪兒了?在森林防火一線。
  海豐縣公安分局轄內擁有150萬畝林地,從縣城中心的分局出發,抵達轄內最遠林地,起碼要1個小時。林大警少,15名民警既要保護森林及野生動植物資源、保護生態安全,還要維護林區社會治安秩序。
  春分一到,恪守傳統風俗的潮汕鄉民們紛紛帶上紙錢、鞭炮上山拜祭,莊振清和同事們也迎來了一年中最忙的“山火多發期”——輪流24小時值班。分局副局長劉世革告訴記者:“每天第一個到辦公室是莊局,最後一個離開的往往也是他。”
  今年3月23日,海豐縣附城鎮聯河村後底村發生山火。莊振清和同批進入分局工作的教導員李凌趕往事發現場。李凌說,從抓獲現場嫌疑人到緝拿另外兩名同伙、審訊再到刑拘的16個小時里,莊振清全程奔忙在一線,“很有激情、很有技巧”。
  23日的案子告破5天之後,莊振清又出現在另外一宗山火案的第一現場,翻山越嶺追上“跑路”的3名犯罪嫌疑人後,莊振清回到分局又繼續整理證據材料。直至30日凌晨2時,莊振清離開分局回家。此時,距離他病發不到24小時。
  30日是個周六,海豐下了場大雨,當天下午李凌打電話給莊振清,興奮道:“我看這場雨起碼能下三五天,山火燒不起來,你放鬆一下。”莊卻告訴李凌,自己正在單位值班。
  翌日凌晨,當莊振清突然被送進當地醫院重症室的消息傳來時,李凌坦言“不敢相信”。
  清貧局長
  買不起小車換不上新房
  莊振清妻子洪玉記得很清楚,31日凌晨1時左右,丈夫如常晚歸,來不及換洗衣物倒頭就睡;然而,睡下還沒多久,丈夫突然全身顫抖、呼吸困難,家人立刻將其送到海豐縣澎湃紀念醫院,經診斷,腦乾出血。
  5月16日,由於病情惡化,莊振清被轉至廣州治療。
  在廣州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的病房裡,記者看到了同事餘祖平眼中“站在面前就跟一座小山一樣”的莊振清。他的身上插滿了管子,呼吸靠氧氣瓶、進食靠導管,原本170來斤的他已經瘦了一大圈,手腳肌肉鬆弛,兩側臉頰凹陷。
  一雙兒女與母親每天守護在病房裡輪流照顧幾近癱瘓的父親。女兒特地制定了排班表,保證父親24小時都能得到護理。
  然而,幾個月過去了,莊振清依然沒有醒過來。主治醫生診斷,莊的病情嚴重,可能導致癱瘓甚至成為植物人,但是洪玉抬起疲憊的眼睛,告訴記者:“砸鍋賣鐵也要給他看病。”為了治病,洪玉至今已向親朋借了70來萬,5000多元的日醫葯收據每日上午如期送達,洪玉愁得睡不著。
  結婚25年,洪玉說“低調、不懂浪漫”的丈夫很少給自己買禮物。其實,莊振清的生活一直過得拮据。
  出事之前,莊振清一家6口擠在69平方米的自建平房裡,父親老年痴獃、母親有嚴重糖尿病;就在出事前一天,女兒因腦部長期劇痛在醫院做CT檢查;今年剛畢業的兒子也還沒找到工作……領著4000多元月薪的莊振清成了“月光族”。
  餘祖平說,每年只要有涉林案件發生,總會有人提著煙、酒走進莊振清的辦公室,幾分鐘後,又原封不動地提著走出來。莊“請吃請喝不到、送錢送禮不要”的作風遠近皆知。而莊振清在分局工作26年、當局長近9年卻買不起一輛普通小車、換不了住房也就不稀奇了。  (原標題:倒下前連軸工作近半月)
創作者介紹

外牆漏水

zo95zohsd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